《历史上的宋慈》之十七让白骨“说话”

 

当宋慈巡察到广西灵山县时,又遇到了一桩奇案。

据许县尉报告,在押犯中有个叫罗承仔的凶徒。不久前,有人举报罗承仔一年前害死一个小童。罗承仔也招认:“劫夺完毕,把人推入水中。”经打捞,在河下游捞到一具尸体,可肉已烂尽,只剩下尸骨,不可辨认。根据大宋法律,对于杀人案件,无尸不可定罪。许县尉怀疑所找到的尸骨可能只是一种巧合,因此不敢定案。

宋慈说:“既然嫌犯已供认将被害人推入水中,那首先就必须弄清楚死者是不是溺水而亡。”

许县尉问:“如今只剩下一具尸骨,这又如何得知呢?”

宋慈说:“从前,有一人被人淹死在深池中。经过很长时间,有一大户人家因仇事举报了杀人犯。负责审理此案的官员下来实地检验,发现皮肉都没有了,只有尸骨还在。他几次派人验尸,可没有人肯验。因此,他接连责罚了好几人。后来,有一仵作自告奋勇,并当场验骨。只见他先检查一遍尸骨,并没有发现什么伤害痕迹。于是,他取头骨加以洗净,用热水从脑门穴细细灌入,看有没有细泥沙屑从鼻窍中流出,以此来判定死者是否被淹死。因为如果死者是被淹死的,就会因鼻孔吸气,吸入泥沙,死后入水的则没有。”

许县尉听了,半信半疑。当他看到宋慈用此法验头骨,随着热水从脑门穴细细灌入,只见有细泥沙屑从鼻窍中流出时,顿时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许县尉以为,这下可结案了。但宋慈却指出:虽然由此可断定死者是被淹死的,可并不能证明死者就是本案的受害人。

许县尉又问:“那该如何证明呢?”

宋慈说:“被害人是被犯罪嫌疑人用力推入水中的,在他的尸骨上就可能留下伤痕。”

第二天,天气晴朗。宋慈先将尸骨洗干净,用麻绳依次穿定身体各部骸骨,用席盛好。然后,令人开掘一个地窖,用柴炭烧。等到地烧红了,又令人除去火,用好酒二升,酸醋五升,泼到地窖里,乘着升起的热气,把尸骨抬放到地窖中,盖上草垫。

两个时辰后,宋慈取出尸骨,放在明亮处,迎着太阳撑开一把红油伞照看。果然,在两块脊柱骨上都出现了圆形的血荫。这就是拳伤的痕迹。人活着的时候被打,血液渗入骨质,会有血荫存在。这种检验方法与现代用紫外线照射的原理一样。尸骨是不透明的物体,它对阳光是有选择地反射的。当光线通过红油伞时,其中影响观察的部分光线被吸收,所以容易看出伤痕来。

当许县尉满心欢喜,提出可以结案时,宋慈又提出要再翻阅案卷。在案卷中,宋慈发现被害人的哥哥说弟弟原是龟胸而矮小。宋慈立即复验尸骨,胸骨果然是龟胸状。

至此真相大白,此案终于可结。 (梁杰)